RanmaJen的心情事記

18
Sep
2017

Italian Bridge

這兩天心血來潮又想起意大利橋牌,印象中我以前曾經在心情事記裡提及過,透過搜尋事記,發現以前玩的的網上遊戲室還健在,可以一解橋牌癮。



在防守陣型的我,個人獨得4.5分,而且竟然還可以以9.5的高分勝出!

17
Sep
2017

捐血

上次捐血可能是就讀大學時,還是就讀中學時?真的忘了,總之是N年沒捐。

 

 

希望下次不要隔太久再到來吧。

12
Jul
2017

人生

跟朋友吃飯,聊到別人幾秒之間的一個決定,使他能安然無恙跟我見面談天,又說很多事不是必然的;到我們這個年紀開始會有親人或朋友離世,也是人生必經階段。

而近兩年我收到不好的消息比較多,今晚收到的終於是令人開心的消息。人生雖是無常,很多東西也沒法控制,但活在當下,感受周圍就是最重要的。

09
Jul
2017

黑仔事件簿

近來不知何解頭頭碰著黑:

– 在台北機場離境大堂遇到整個B區盤點,走十多分鐘到C區才有商店營業
– 多次往返台北飛機班次也準時,而這次遲了大約一個半小時
– 剛上了巴士就碰上壞車,需下車轉乘另一輛
– 買了一部香薰機,回家發現只能亮燈,但霧化功能壞了,翌日跑去換機則沒現貨,需候幾天補貨

其實我最不理解為何機場整個B區的商店會一起盤點,盤點的話不能只先關一邊商店,另一邊則繼續營業方便旅客?如果真的沒辦法,能否貼出告示說明哪區繼續營業?我們沿途也沒有看見這種告示,只是自己周圍搜索後發現十多分鐘步程營業中的C區。

希望黑氣可以快點過去。

15
Jun
2017

是時候要還了。

積存了很久,不論是相債,還是網頁內容,也想來個更新。暫時沒有具體計劃,更新也可能只是小型的,但怎也好,動一動就好。

首先,網綕這裡剛更新至最新版本,就發現有衝突,結果導致整個網誌也不能連上。幸好,得到網存公司那邊幫忙,我成功連上後,就把一些不兼容的語法除去:

– 用了多年的情緒標示不能再用
– 相簿的語法也不能用,所以在這裡看不到相簿的更新
– 網誌版面暫時也只能用一個
– WordPress突然沒了類別選項,我現只能以標籤代替

06
Mar
2017

不吐不快

近日接觸一些畫師或美工,大部份都很友善,直至遇上這人。

本來對這個群都沒甚好感,因為他們話裡有骨,但不能不承認他們的畫功的確不錯,於是詢問一個畫師有關定制事宜,他說話很簡短,價錢可以,當時感覺還好,便確認合作。

2月22日說了價錢,一周交貨。





因為一直覺得這畫師很有藝術家脾氣,所以沒追問那個回頭草稿,過了一周3月1 日應是發貨的日子才敢追問草稿,就簡短的說兩字,明天才有草稿。



看了草稿,有點意見,其實已覺得畫師明顯不想修改,但我有點堅持,最終都修改一下,沒有表情可看就說發貨,一開始說帶表情,現在說表情是送所以沒得看,那迫於無奈只好說草稿好了。



3月6日問進度,他竟然說我沒確認,我說當時已說了好,確認了草稿,但他原來是指淘寶的確認,好吧,我是你腦裡的小蟲,你多年都是這樣說,但我是跟你第一次合作啊,大畫師!

其實製成品不太合心意,我未必會用,我知道好與不好是比較主觀的,但友善與否絕對是合作的關鍵。

02
Feb
2017

WordPress Update

我知道我很懶惰,我都不會即時做更新,或者應該說我沒常登入,所以根本不知何時出更新,因此出了幾次更新我才碰巧做一次。其實每次按更新時都很糾結,因為不知道我制作的模板能否繼續用,但又不能不更新,所以只能賭上一次,幸好今次又嬴了。

18
Jan
2017

日本印象

「我從沒去過日本。」

一般朋友聽到我說這句時都很驚訝,對於去過台灣多次的我,竟然一次日本也沒去過,其實主因很簡單,我就是害怕會破產。

話說前幾年本計劃前往的,那年就是2011年,但因為311地震發生後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到2017年,今年又突然有這念頭,周旋台灣及日本兩地,最終日本勝出了。

不懂日文的我兩對前往日本有點猶豫,某人十多年前去過一次,但他當時的友人懂日文,一切交給友人計劃,所以他很安心。但我不懂日文之餘,更未到過日本,某人因此曾建議參加旅行團,但我一直對旅行團有點抗拒,所以還是決定靠自己搜集資料。

第一次去日本本打算去東京,因為感覺應該容易點,但看罷旅遊書,發覺除了宮崎駿博物館外,其它的沒太多東西想看。再看其它地方的資料,就發覺京都大阪好像景點豐富點,所以就決定去關西了。

大約行程:
第一天:香港>大阪>京都
第二天:京都+宇治
第三天:京都+大阪
第四天:大阪
第五天:神戶
第六天:大阪>香港

詳細行程遲點再說,但本來不打算去太多地方的計劃,最終卻變成京阪神齊全,我亦對日本地與地的距離有大概掌握。

日本人的確很有禮貌,不斷微笑,不斷躬身,無論你是否光顧、遠距離經過,都是這樣,你更會不自覺融入他們,常常躬身微笑。記得到過一兩個車站,看見一位車務員不斷對著出口處躹躬,我對這印象很深刻,但是,亦從另一角度細想,這會否太過?這位車務員職務就是這樣嗎?而且又有幾多人覺得這樣做真是出自真心?車務員的真心?列車公司的真心?還是只是公司形象所需?

走在日本街頭、列車、食肆等,都明顯比香港舒服,不少日本人都會吸煙,但很少在街頭遇到,更遑論「打邊爐」,感覺空氣清新得多。噪音很少,他們說話的聲線溫柔,「三個女人一個墟」在日本應該未必成立,這兩方面真的令日本很可愛。我記得在某酒店大堂吃早餐時,本來沒太多聲音,突然走來兩名中年男子,聲線豪邁,繞著放了自助早餐食物的流水長枱說過不停,一看背影就知是土豪氣粗之人,再一聽不是日本語,又引證「面子是別人給、架是自己丟」的道理。

回到香港,就懷念日本的空氣、秩序、溫柔、有禮等,難怪香港人那麼喜歡日本。